千羸国际官方网站 1

▲ NOWRE TV独家原创视频

开篇先回答一下标题中的问题:我觉得 nous 成为“下一间
colette”是不太可能的。大概半年前我们就已经得知了 colette
会于2017年年底结业的消息,这间开在巴黎已有20年的传奇买手店对于我们部分人来说都只听过它的名号,得知了将要结业的消息却没有参观过这样的店铺实在是有一些可惜。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 NOWRE 授权时尚头条网转载,原文题目为:涉嫌山寨的上海
colette: ,是怎么回事?

去年 colette:
结业可以说是时尚界的一大遗憾,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未曾有机会造访,实在是可惜。不过在
colette: 闭店之后发生了一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那就是上海竟然开了一家新的
colette: ,名字和标志都跟巴黎 colette:
长得一模一样,知道这消息后,我脑里顿时就涌出了不少问号。

colette
经营二十年间只此一家门店且吸引了众多品牌与其合作,已足以挂上“传奇买手店”的称号。“创始人
Colette Roussaux 希望更好地享受人生,没有了 Colette Roussaux 的继续支持
colette 也就不复存在了。”在二十年后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停业也着实让人佩服。

去年,巴黎买手店 colette:
的结业已成为时尚界的一大遗憾,有很多人都未曾有机会造访,实在是可惜。

起这样的名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态?店里卖的到底是不是正品?如果卖正品的话,为什么要起这样一个山寨的名字?店主是怎么想的…

创始人 Colette Roussaux 和女儿 Sarah Andelman

不过在 colette:
闭店之后发生了一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上海竟然出现了一家新的 colette:
,名字和标志都与巴黎 colette: 无异。

抱着这份好奇心和那些问号,我们来到了上海这家 colette:
并尝试联系这位店主,没想到的是,店主毫不回避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下面是完整的采访过程…

结业后 colette 官网的名称改为了“Forever
colette”,官网也留下了留言板,不断地刷新着大家对于 colette 的祝福

图为上海 colette: Forever 并尝试联系店主赵硕进行了采访。

上海 colette: Forever 店主

在2017年12月20日 colette
正式结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前不久在巴黎正式开业的另一家时尚买手店正在逐渐吸引着全球各地时尚人士的关注…

在被问及为何起名为colette:时,赵硕称更多的是出于对巴黎
colette:的一种情怀,他表示colette:关店后很快就会被人遗忘,它的名气也会逐渐消失,而我起的这个名字可以让大家记得的时间稍微长一点。

「colette:
很快就会被人遗忘,它的名气是在逐渐消失的,而我起的这个名字可以让大家记得的时间稍微长一点」

指纹 Logo 第一眼真的只让我想到了指纹解锁

图为店主赵硕

上海 colette: Forever

这间名为“nous”的时尚买手店已经于2018年1月8日在巴黎正式开业,“nous”是法语中“我们、咱们”的意思,和
KITH 的“好哥们”
一般简洁但有无限深意。之所以会被拿来与“colette”作比较,大概是 nous
的人员组成本就与 colette 有着很深的交情。

以下是 NOWRE 完整的采访过程:

首先,你为什么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因为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让你被网友怼得体无完肤的。

Sebastien Chapelle 与 Marvin Dein

最初起名的时候考虑过会遭到一些巴黎
colette:买手店粉丝的抨击与质疑吗?

赵硕: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开这个店呢也是有我自己的一些原因,主要的原因呢就是我是
colette:
的忠实粉丝,然后它的闭店也是让我感到非常的难过,我开这家店呢也是在
colette: 闭店之后,也希望融合一些我自己对 colette:
的情愫在里面。所以我并不担心放在网上会有什么问题。

nous 是由 colette 的两位老员工Sebastien Chapelle 与 Marvin
Dein合伙开设在巴黎的全新买手店,Sebastien Chapelle 在 colette
负责电子产品及钟表业务十四年之久,而另一位 Marvin Dein 也在 colette
负责运动鞋业务长达九年。我们已不再花大篇幅去讨论“时尚”与“街头”的界限,钟表与球鞋的组合也没什么奇怪,这二位的工作经历也保证了
nous 的货品渠道。

赵硕:我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开这个店也是有我自己的一些原因,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也是
colette: 的忠实粉丝,它的闭店让我感到非常难过,而我开这家店是在 colette:
闭店之后,也希望融合一些我自己对 colette:
的情愫在里面。所以我并不担心放在网上会有什么问题。

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起这个店名的?

新店刚刚开业,两位老板自然也是卯足了劲为自己的新店造势,Marvin Dein
表示还有许多售卖的运动鞋正在来的路上。钟表方面,除了 CASIO
之外,钟表客制商 Bamford、Mad Paris 的客制表款也有在 nous 陈列。

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起这个店名的?

赵硕: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第一次知道 colette:
是四年之前,因为我跟我的爱人非常喜欢去国外旅游,然后呢我们就是比较喜欢在国外找寻一些在上海没有卖的东西。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开一家店,销售一下在上海还没有的一些潮流的、时尚的奢侈品这些东西。直到我们四年前去巴黎的时候,看到了
colette:
这家店,我们想,这就是我们理想中的那种店。后来因为法语也不是特别好,用英语简单地和
Sarah 女士交流了一下。说了一下她们一开始是怎样的心路历程,她们开
colette:
的理念也是把巴黎没有的时尚单品摆在巴黎销售。我想这实在是太符合我们的理念了,但是当时我们是没有这个资本、没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些事的,然后直到今年八月份,第一次听到
colette: 要闭店的时候,我们也是那个时候萌生了这个想法。然后我就给 Sarah
女士发邮件,我说如果我在上海开一家类似的店,我直接叫
colette:,你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她和我说还没有闭店,闭店后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她表示不同意也不反对,但她也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名字。我当时起名字的时候也和圈内的朋友有一些交流,我有了几个名字给他们选,让他们说哪个名字好一些。但是当你想要取名叫
“colette: Forever”,就总觉得其他的名字差一些。

colette 停业之前,Bamford 与 Mad Paris 都和 colette
合作打造过客制表款,未来他们与 nous 带来合作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赵硕: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第一次知道 colette:
是四年之前,因为我跟我的爱人非常喜欢去国外旅游,途中比较喜欢找寻一些在上海没有卖的东西,希望有一天能在上海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直到四年前我们去巴黎的时候,看到了
colette:,发现这就是我们理想中的那种店。

少有的 colette: Logo 产品

这只稀罕的Chanel x Pharrell xadidasOriginals Hu NMD 其实是用木头做的

当时,我们用英语简单地和创始人 Sarah Andelman 交流了一下,了解到她们开
colette:
的初衷也是把巴黎没有的时尚单品摆在巴黎销售。不过,当时我们暂时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实现这一梦想,直到今年8月听到
colette:要闭店后才下定决心。然后我就给 Sarah Andelman
发邮件,问她如果我在上海开一家类似的店,直接叫
colette:,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如果有人评价你的店铺是种 “山寨”
的行为,你会怎样回应?因为从一模一样的店名和 Logo
上看,会有很大可能性被这样评价。

nous 开业的另一大看点就是找来了另一家名叫“Wooden
Sneakers”的团体制作“木球鞋”,支付
€€5000,顾客就可以订制自己想要的木球鞋款式。

创始人 Sarah Andelman 及母亲 Colette Roussaux

赵硕:我一开始起这种名字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对我来说 colette:
并不只是一个品牌,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比如说星巴克做咖啡,上面就会有星巴克的
logo,但是 colette:
更像是一个概念的店,它把一些不同的品牌,自己觉得时尚的、新奇的、潮流的一些东西融合在自己店里。它自己是很少出单品的,一般有也是和别的牌子联名,或者说是难得出一件单品。所以我并不觉得他是单纯的一个品牌,因为我店里我也不可能拿着
colette: 的 logo 我去印一个衣服我就说是 colette:
的品牌。因为它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品牌,更像是一个概念,把自己喜爱的东西融合在一个店里的这种理念。所以说我并不觉得
colette: 这个名字就是山寨,因为我并没有把它去商业化,拿它生产什么产品。

这双木质 Yeezy 350 v2 “Zebra” 甚至还藏加了一些做旧细节

Sarah Andelman
回复称,colette:关闭后她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对于我希望启用colette:这一名字的做法表示不同意也不反对,但希望我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名字。其实,当时起名字的时候我也和圈内的朋友进行过交流,但最终还是觉得colette:最能体现我开店的初衷。

那就有点奇怪了,取一个这么有争议性的店铺名字,站在经常消费这里品牌的消费者角度想想,我个人感觉这种操作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不放心,你不觉得吗?

看看木质 CHANEL x adidas 的制作过程

如果有人评价你的店铺是种 山寨
的行为,你会怎样回应?因为从一模一样的店名和 Logo
上看,会有很大可能性被这样评价。

赵硕:我举个例子吧,我在开店之前,我有去找过长乐路、兴乐路、巨鹿路的店铺,就比如他们叫什么什么
Studio 啊,或者说一些三个首字母印在 logo
上的。我也进去看了,就现在来说,长乐路巨鹿路卖的 90%
都是山寨的,他们名字是不明所谓的东西,里面的东西要么 90%
是假的,要么真假混卖的那种。你说他们一个不知道的牌子里面卖假货,这样相比来说更没有意义。像我这种,声明一下我叫
colette: Foever,和官网名字一样,意义是永垂不朽,因为 colette:
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概念嘛。然后因为这边更靠近南京西路一点,然后偶尔也会有外国人进来,跟我说一些
colette: Paris
关店了的问题。有些东西你是要探讨之后,看了东西之后,才能知道是不是正品。colette:
也并不像 supreme这种这么出名,知道 colette:
的人本来就不是很多,他如果看到这个牌子,进来愿意和你交流,去了解你的产品,他才会知道你是不是山寨的。

nous 还与时下正红的美国街头品牌 ROKIT 打造了合作系列。

赵硕:我一开始起这种名字就考虑到会存在这样的质疑,因为对我来说 colette:
并不只是一个品牌,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比如说星巴克做咖啡,上面就会有星巴克的
logo,colette:
更像是一个概念,是一种能让我把一些不同的品牌,和自己觉得时尚的、新奇的、潮流的一些东西融合在店里,呈现给消费者的理念,所以我并不觉得
colette: 这个名字是山寨,因为我并没有把它商业化,拿它生产什么产品。

自己去出国买东西回来会不会比较有局限性?

针对开篇标题提及的问题:“nous 能否替代 colette
成为巴黎街头的下一家传奇买手店?”也有人认为 nous 是“原来 colette
一层的借尸还魂”,其实 nous
的两位主理人也在最近的采访中比较正面地回答了这个问题:“Nous 并没有
colette 那般的奇思妙想,也没有太多关乎时尚的东西,nous
投入最多的还是街头服饰。”可见 从 nous 诞生的最开始,Sebastien Chapelle
与 Marvin Dein 两位主理人就没打算把它打造成“下一家 colette”,在 colette
十多年的工作经历固然宝贵,但脱离之后显然他们是想要做一些自己更喜欢的东西。

那就有点奇怪了,取一个这么有争议性的店铺名字,站在经常消费这里品牌的消费者角度想想,我个人感觉这种操作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不放心,你不觉得吗?

赵硕:是的,我买东西比较随便,都是我自己觉得喜欢我就去买。就像我们店里基本上一个款式都只有一个颜色一个尺码,所以说如果他找不到合适的只能买其它款,或者说他和我预约然后我攒积一些数量我自己再飞一次。像买手店主要的形式就是数量少,比较小众的那种方式。如果说,我们进一个买手店买东西,就是想要一个比较不容易撞衫的款式。如果我一个东西进的数量特别多,可能会有背于我开买手店的理念。

再想想 nous 正式开幕的时间 €€€€
2018.01.08。许多好朋友、老顾客都始终不敢相信他们俩会选择在巴黎时装周正式开始的时间让
nous 开业。这样想想,让 nous
顶着时装周的压力开业,估计也是想是给他们的店铺设定第一个小挑战。nous
不会成为“下一个 colette”的结论我们已经知道了,nous
作为一家街头品牌集成店会走出什么样的风格?拭目以待。

赵硕:举个例子,在开店之前,我曾去探访过长乐路、兴乐路、巨鹿路的店铺,他们普遍采取名字

温州 YEEZY,旁边的 New bunren 抢眼…

→Supreme 18春夏系列情报流出,BOGO和联名统统少不了←

  • Studio的命名方式,或者用三个首字母拼在一起组成
    Logo。而且,长乐路巨鹿路卖的 90%
    都是山寨的,他们名字是不明所谓的东西,里面的东西要么 90%
    是假的,要么真假混卖,毫无意义。

之前温州开了一家 YEEZY 的店铺,名字就是跟 adidas YEEZY
一模一样,但里面卖的全是假 YEEZY
鞋子。虽然你卖的是正品,但你有想过这种操作可能会被消费者归成同一类卖假货的店铺吗?

长乐路

赵硕:跟我前面说的一样,因为 YEEZY 是一个牌子,它有自己的产品,它会把
Logo 印在鞋上,所以说这就是山寨,因为他做自己的产品但是把别人的 Logo
印在一个山寨的东西,还卖一个不菲的价格。而我们并没有拿 colette:
去生产任何的产品,因为 colette: 本身没有产品,所以说 colette:
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概念,而不是一个品牌,并不是印在衣服上就能卖钱,就被人消费。

我的门店和他们的区别在于,colette:这个名字对于我而言是一个概念,一种情怀,有些东西你是要探讨之后,看到实物之后,才能知道是不是正品。colette:
也并不像 Supreme 这种这么出名,知道 colette:
的人本来就不是很多,如果有人看到这个牌子,愿意进来和你交流,去了解你的产品,他才会知道你是不是山寨的。

创始人 Sarah Andelman 及母亲 Colette Roussaux

自己去出国买东西回来会不会比较有局限性?

这样算不算是在消费这个世界名店的名气?

赵硕:是的,我买东西比较随便,都是我自己觉得喜欢我就去买。就像我们店里基本上一个款式都只有一个颜色一个尺码,所以说如果他找不到合适的只能买其它款,或者说他和我预约然后我攒积一些数量我自己再飞一次。像买手店主要的经营形式就是数量少,比较小众,想要为消费者提供比较不容易撞衫的款式。如果我一样产品进的数量特别多,可能会有背于我开买手店的理念。

赵硕:当然是在消费这个世界名店的名气没有错,因为我是 18 年 1 月 16
号正式开门,colette: 应该是 17 年 12 月
21号正式闭店的。首先时间是在它之后,因为我八月份跟 Sarah
女士发邮件的时候提到了,我能不能在你闭店之后,开一个类似的店。名气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如果说我没有开这家店,colette:
可能说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或者被其他新的买手店替代。所以说说句不好听的,colette:
很快就会被人遗忘,它的名气是在逐渐消失的,而我起的这个名字可以让大家记得时间稍微长一点。毕竟影响力和别人是没法比的,如果说我能把这个稍微延长一些我觉得也是个很幸运的事情。

之前温州开了一家 YEEZY 的店铺,名字就是跟 adidas YEEZY
一模一样,但里面卖的全是假 YEEZY
鞋子。虽然你卖的是正品,但你有想过这种操作可能会被消费者归成同一类卖假货的店铺吗?

Chinatown Market “山寨” 产品

赵硕:就像我前面提到的,YEEZY 是一个品牌,有自己的产品,它会把 Logo
印在鞋上,所以说这是山寨。而我们并没有拿 colette: 去生产任何的产品,因为
colette: 本身没有产品,所以说 colette:
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概念,而不是一个品牌,并不是印在衣服上就能卖钱,被人消费。

我看过很多街头品牌在衣服上会经常有一些 Bootleg
的行为,有些甚至被起诉了,你不担心被起诉吗?

图为温州山寨的 YEEZY 门店

赵硕:因为我从八月份第一次听到 colette: 闭店的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和
Sarah 女士有聊到这个问题。Supreme 滥用 LV
你看现在他们还推出了联名款,这个主要还是看一个 LV 高层的一个意思,就像
Chinatown Market
推出的产品几乎恶搞了所有的牌子,但它依然还算是一个比较火的潮牌。关于起诉的问题,当然是会担心,而我在有这个想法之前已经和
Sarah 女士有过交流,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又和 Sarah
女士发了邮件了,不过她现在应该是在弄 Just An Idea
的咨询公司,还没有及时地回复我。如果说她觉得我的这个行为打扰到她或者是她的团队、她的公司甚至是她的母亲,那没有问题,我可以改一个别的名字。主要是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吧,因为假如我没有叫
colette: 的话,你们也不会坐在这里,我也不会说这么一段话让大家知道。

这样算不算是在消费 colette :这家买手店的名气?

好了,你说你那么喜欢 colette: ,那我们再来聊聊这个店。你第一次知道
colette: 是什么时候,怎么知道的?

赵硕:当然是在消费它的名气没有错,但我是今年 1 月 16
号正式开门,colette: 则是在去年 12 月
21日正式闭店,时间上并不同步。而且我在去年 8 月也已经和 Sarah Andelman
提到过这一想法。

赵硕:四年前,因为在比较繁华的地方,逛到了之后就去网上查了一下,然后就觉得她们的理念和我期望的很相似。

其次,如果我没有开这家店,colette:
可能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或者被其他新的买手店替代,而我起的这个名字可以让大家记得时间稍微长一点。毕竟影响力和别人是没法比的,如果说我能把这个稍微延长一些我觉得也是个很幸运的事情。

colette: 一楼

很多街头品牌在衣服上会经常有一些 Bootleg
的行为,有些甚至被起诉了,你不担心被起诉吗?

那对于关门有什么想法呢?

赵硕:因为我从八月份第一次听到 colette: 闭店的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和
Sarah 女士提到这个问题,Supreme 在与 LV 推出联名系列前也曾被 LV
指责抄袭,所以归根结底是否会遭到起诉主要还是看对方高层的意见,就像
Chinatown Market
推出的产品几乎恶搞了所有的品牌,但它依然还算是一个比较火的潮牌。

赵硕:买手店在中国并不是很多,国外还是挺多的。不过 colette:
我觉得闭店除了她母亲要退休要休息以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其他的原因吧。因为我去过很多次了,发现逛一楼的人越来越多,逛二楼的人越来越少。作为一个买手店,肯定是卖成衣比卖小配饰小配件挣钱要多,但是随着你二楼逛的人越来越少,相当于它的盈利点基本上都是从商家那边来,也就是
B 端来。C 端这边就只会消费一些小配件,或者说大多数去 colette:
的人只是去凑一个热闹,我就是觉得你 colette:
有名,我就随便买一个东西就走了。所以我觉得 colette: 闭店除了 colette:
女士要休息以外,很大的原因可能是盈利也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关于起诉的问题,当然是会担心,而我在有这个想法之前已经和 Sarah Andelman
有过交流,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再次和 Sarah Andelman
发了邮件,但她现在应该忙于其新开的 Just An Idea
咨询公司,未能及时地回复我。如果她认为我的这个行为对她或者是她的团队、她的公司甚至是她的母亲造成困扰,那没有问题,我可以改一个别的名字。

上海 colette: Forever 店内

对于 colette:关门的决定你有什么想法呢?

你的店现在处在盈利状态吗?

赵硕:买手店在中国并不是很多,但在国外并不少见。不过我认为 colette:
闭店的原因,除了她母亲要退休要休息以外,我觉得还是因为实现盈利愈发艰难。据我观察,colette:发展到后期,,逛一楼的人越来越多,逛二楼的人越来越少。而作为一个买手店,卖成衣比卖小配饰的利润更高,但随着逛二楼的人越来越少,相当于它的盈利也在逐步下滑。

赵硕:刚开了半个月,并没有找到盈利点。因为我一开始就觉得开在南京西路淮海中路这样的大商圈附近投资会太大,开在旁边的子路上,本来想象的是我针对的客户是这边的白领,或者就是我没有时间飞国外、我觉得专柜的东西太贵、或者是想寻找一些不太容易和人撞衫的、比较个性化的东西。但是做到现在呢,我觉得可能这边的消费水平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调研的时候有一些失误。

图为colette: 一楼

那你会后悔吗?

换个说法就是,大多数去 colette: 的人只是去凑一个热闹,因为 colette:
有名,就随便买一个小配饰当纪念,并不是真的为了消费。

赵硕:后悔也谈不上,我和我老婆四年前就想有一家这样的店,我们本来想取名叫“赵太太喜欢的”,就是说这家店里都是我老婆自己喜欢的东西展示在这里,想找一些共同爱好者,去交一些朋友。后悔的话,才半个月也不好说,我先做个一年再看看,如果亏的太惨,一毛钱都挣不着那可能就闭店了。如果说我能差强人意,能勉强经营,我觉得开一个这样的店能让大家交流交流也是非常不错的。

你的店现在处在盈利状态吗?

店铺在细节上还是有追求的

赵硕:刚开了半个月,暂时没有找到盈利点。因为我一开始觉得开在南京西路淮海中路这样的大商圈附近投资会太大,所以选择了旁边的子路。原本我针对的客户是这边的白领,或者是没有时间飞国外、觉得专柜的东西太贵、或者是想寻找一些不太容易和人撞衫的、比较个性化产品的人群。但是做到现在,我觉得可能这边的消费水平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调研的时候有一些失误。

那你觉得盈利的意义比较重要呢还是精神意义比较重要?

上海 colette: Forever 店内

赵硕:两者都有,如果说你没有办法经营,或者盈利特别少,那我谈精神、谈理念都是没有用的。

那你会后悔吗?

colette: 为什么能影响你那么深,以至于能让你在上海开了这家店?

赵硕:后悔也谈不上,我和我老婆四年前就想有一家这样的店,我们本来想取名叫赵太太喜欢的,就是说这家店里都是我老婆自己喜欢的东西展示在这里,想找一些共同爱好者,去交一些朋友。后悔的话,才半个月也不好说,我先做个一年再看看,如果亏的太惨,一毛钱都挣不着那可能就闭店了。如果说我能差强人意,能勉强经营,我觉得开一个这样的店能让大家交流交流也是非常不错的。

赵硕:很奇妙的一个事情是,你想象中的一件事情,当你发现世界上真的有这个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事情很棒。在我不知道
colette:
之前,我就很喜欢去发现世界上好玩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东西,把它聚集在一起。colette:
就像是一个把我自己喜欢的,把它展开,开放给其他人看,说不定你就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也喜欢这个东西,会与你交流。

店铺在细节上还是有追求的
那你觉得盈利的意义比较重要呢还是精神意义比较重要?

店主与店内装饰

赵硕:两者都有,如果说你没有办法经营,或者盈利特别少,那我谈精神、谈理念都是没有用的。

我们发现你的店装修和巴黎 colette:
差了很多,可以说是有点差了,为什么不装好一点?

图为上海 colette: Forever 店铺细节

赵硕:我没弄,这是前一家的。我一开始是准备租一间大一点的,有这个想法但是我不想一开始就投入这么大。因为我也不是全职,平时有自己的工作,只是偶尔过来一下,算是先试试水。

colette: 为什么能影响你那么深,以至于能让你在上海开了这家店?

有没有从 colette: 里面借鉴到一些理念、一些想法呢?

赵硕:很奇妙的一个事情是,你想象中的一件事情,当你发现世界上真的有这个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事情很棒。在我不知道
colette:
之前,我就很喜欢去发现世界上好玩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东西,把它聚集在一起。colette:
就像是一个把我自己喜欢的,把它展开,开放给其他人看,说不定你就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也喜欢这个东西,会与你交流。

赵硕:最大的想法,就是盈利这一方面首先要从 B
端获取一些钱,像我这样国外背回来一件一件卖这个盈利点是非常的不清晰。

我们发现你的店装修和巴黎 colette:
差了很多,可以说是有点差了,为什么不装好一点?

觉得自己能在中国打造出像 colette: 一样的神话吗?

赵硕:我没弄,这是前一家的。我一开始是准备租一间大一点的,有这个想法但是我不想一开始就投入这么大。因为我也不是全职,平时有自己的工作,只是偶尔过来一下,算是先试试水。

赵硕:那当然不能,不过我有这个意愿在嘛,主要是一个情愫,比如说我投这家店投了四十万五十万,我去做了,哪怕赔光了,就剩这些衣服,房租装修什么的都搭进去,也就这样了。我现在也没到
30,也没有自己的小孩,就是去尝试一下,不去计较成本,就去试一次。

有没有从 colette: 里面借鉴到一些理念、一些想法呢?

问完店主之后,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创业需谨慎啊…
在尚不清晰市场的情况下盲目开店,最终迎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亏本,而且还要顶上山寨的恶名…

赵硕:我最大的想法就是盈利这一方面首先要从 B
端获取一些钱,像我这样国外背回来一件一件卖这个盈利点是非常的不清晰。

毕竟 colette:
的成功并非空穴来风,作为世界上最出名的买手店之一,每天源源不断的客流量就是最好的保证,和各大品牌之间的良好关系也是
colette:
重要的经营之道。每年接连不停的联名合作企划更是迅速售罄,名气加上品质品位保证,消费者在服饰方面的消费也是不容小视的。

觉得自己能在中国打造出像 colette: 一样的神话吗?

Dover Street Market Good Design Shop

赵硕:那当然不能,不过我有这个意愿在,主要是一个情愫,比如说我投这家店投了四五十万,我去做了,哪怕赔光了,就剩这些衣服,房租装修什么的都搭进去,也就这样了。我现在也没到
30,也没有自己的小孩,就是去尝试一下,不去计较成本,就去试一次。

店内一层的生意更好也和法国人的高质量生活品味息息相关,浪漫的法国人总是会买一些提升生活趣味、居家环境的小配件,这也是
colette: 将整个一层都售卖生活用品的原因。同样作为全球知名买手店的 Dover
Street Market 和 10 Corso Como
也同样开设大面积专门贩卖生活用品的空间,我也曾在 DSML 见过专门来买一个
COMME des GAR€€ONS Good Design Shop
的锅,这样的生活质量也是令人羡慕不已。

可见,在尚不清晰市场的情况下盲目开店,最终迎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亏本,而且还要顶上山寨的恶名。毕竟
colette:
的成功并非空穴来风,作为全球最出名的买手店之一,每天源源不断的客流量就是最好的保证,和各大品牌之间的良好关系也是
colette:
重要的经营之道。每年接连不停的联名合作企划更是迅速售罄,名气加上品质品位保证,消费者在服饰方面的消费也是不容小视的。

colette:

此外,店内一层的生意更好也和法国人的高质量生活品味息息相关,浪漫的法国人总是会买一些提升生活趣味、居家环境的小配件,这也是
colette: 将整个一层都售卖生活用品的原因,同样作为全球知名买手店的 Dover
Street Market 和 10 Corso Como 也开设了大面积专门贩卖生活用品的空间。

相比起其他门店,精神才是 colette:
真正立足于时尚界顶端的原因,不管是超前的想法、精细的服务质量、兼顾主流小众的品位,都是
colette: 的核心精神。早在 30
年前就能够做出这样的精品集合店,从菜市场到现在的繁华地区,可以说整个周边地区都是靠
colette:
一手支撑起来的;全球仅此一家的策略不仅让店铺更加稀有,两位店主更是全身心投入一家店铺的经营和服务,这样的心意是其他买手店远远不及的;店内品牌的选择从
Saint Laurent 这样的奢侈品牌到 F.A.M.T
这样的街头品牌,再甚至很多非常小众的品牌都有涉及,不管你是什么风格来
colette: 都能买到合适的衣服,更别说多少品牌都是由 colette:
一手带火的了。

相比起其他门店,精神才是 colette:
真正立足于时尚界顶端的原因,不管是超前的想法、精细的服务质量、兼顾主流小众的品位,都是
colette: 的核心精神。早在 30
年前就能够做出这样的精品集合店,从菜市场到现在的繁华地区,可以说整个周边地区都是靠
colette: 一手支撑起来的。

最后再来谈谈对这家上海 colette: Forever
的感受。虽然,店主有他自己的开店理由,也尽管他已经联系过 Sarah
,但说到底,我们都不支持这样的做法,毕竟从里从外看、甚至一番交谈过后,我能说的是,也许店主的这份坦诚能够解释这家店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冒名之恶意,但事实是,这个名字真的会带给人不少误会,也很大几率的让自己落得了山寨之名,尽管这位店主说他并不介意,但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想的话,谁又会冒险在一家嫌疑店里消费,最后影响的,也就是自己的生意…

全球仅此一家的策略不仅让店铺更加稀有,两位店主更是全身心投入一家店铺的经营和服务,这样的心意是其他买手店远远不及的;店内品牌的选择从
Saint Laurent 这样的奢侈品牌到 F.A.M.T
这样的街头品牌,再甚至很多非常小众的品牌都有涉及,不管你是什么风格来
colette: 都能买到合适的衣服,更别说多少品牌都是由 colette:
一手带火的了。

另外,作为一个关注潮流时尚的消费者来讲,讲道理,店内所贩售的东西其实也和其他水货店并无区别,基本上就是每个小买手店甚至网络代购都会配备的货品,无非就是当下热门的一些街头品牌、奢侈品牌,比如
Supreme、OFF-WHITE、GUCCI
等等,我相信目前上海的消费者并不缺乏入手这类单品的渠道。如果仅仅是贩卖上述这些产品的话,上海甚至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如果真的想要延续巴黎
colette:
的买手店精神,那就应该作出更多的准备,对上海市场和这一类型的消费群体有更充分的了解,最重要的是…提升作为买手店的审美和时尚触觉。

对于这家上海 colette: Forever,NOWRE
认为虽然店主有他自己的开店理由,也已经联系过 Sarah Andelman
,但仍然不支持这样的做法,毕竟从里从外看、甚至一番交谈过后,也许店主的这份坦诚能够解释这家店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冒名之恶意,但事实是这个名字真的会带给人不少误会,也很大几率的让自己落得了山寨之名。

其实作为一个粉丝想要致敬怀缅 colette:
,这样的动机本质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就像之前有 colette:
的狂热粉丝为自己的孩子取了个相同的名字一样,实质的问题,在于实现的方式,如果仅仅是现在这样的话,不管对
colette: 有多狂热多忠诚,都很有可能变成了“好心做坏事”的结局。

尽管这位店主说他并不介意,但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想的话,谁又会冒险在一家嫌疑店里消费,最后受影响的还是自己的生意。作为一个关注潮流时尚的消费者来讲,该店内所贩售的东西其实也和其他水货店并无区别,基本上就是每个小买手店甚至网络代购都会配备的货品,例如
Supreme、OFF-WHITE、GUCCI
等品牌的产品,目前上海的消费者并不缺乏入手这类单品的渠道。

作者: MEL.

如果真的想要延续巴黎 colette:
的买手店精神,那就应该作出更多的准备,对上海市场和这一类型的消费群体有更充分的了解,最重要的是提升作为买手店的审美和时尚触觉。

摄影师: 方小华,刘圆圈

其实作为一个粉丝想要致敬怀缅 colette:
,这样的动机本质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就像之前有 colette:
的狂热粉丝为自己的孩子取了个相同的名字一样,实质的问题,在于实现的方式,如果仅仅是现在这样的话,不管对
colette: 有多狂热多忠诚,都很有可能变成了好心做坏事的结局。

后期: 方小华,刘圆圈

相关文章